陳昇P.S.是的我在台北封面圖檔.jpg 

 

陳昇。唱游臺北的音樂詩人
《P.S.是的,我在臺北》;那,你在哪里?

  從1988年五月,在擁擠的樂園那一場炎熱的夏天開始,我中了一種莫名的毒,這毒的沒有解藥、毒的來勢洶洶、毒到無法逃離,特別是與放肆的情人交往後,它更肆無忌憚的直驅骨髓,在靈魂的居所彈奏貪婪之歌,讓旋律在腦中堆疊連綿化展不開,所以我只好和自己密謀,計劃一場偉大的私奔看看是否能夠逃離。可是,沒想到亡命的旅途是如此煎熬,那怕只是一句歌詞,都特別讓我哭泣迷走著,路上風沙瀰漫,只剩一只風箏帶領我。


  五月的某日,聽見遠方傳來的恨情歌,悠悠的歌聲在SUMMER季節裡沾濕我落魄的眼眶。六月,我來到一個無名的島,島上的男人像是玫瑰,總是讓人不小心受傷,女人卻像鴉片一樣帶著誰上了天堂,或許在不可思議的情欲間,沒有人是真正的擁有吧,於是我偷偷起了個名子,就叫這裡鴉片玫瑰吧! 


  在漫長的旅途中,要是累了、倦了就住進思念人之屋、躲到五十米深藍聽聽魚說,思考一些連自己都不懂的哀愁。日子許久,曾有一度以為自己康復了,能抵抗那些呢呢喃喃的情感、那些痛徹人心的毒,一直到最近才明瞭,原來自己從未逃離,也已無可救藥,這些人那些人都一樣,我們都一樣。


如果說音樂是情感與生命的解藥,那昇歌就是一種毒,讓我們沉溺於愉悅旋律,在緩飄中快樂悲傷起舞,直到躲藏暗處的真實,貿然出手擊倒我們,才知道生命原來有種說不出的苦,只有懂的人才能隨著昇歌瘋狂飛舞。該是這樣吧! 漫漫旅程的終點可能沒有盡頭、也許是迷宮,但無論如何門已開啟,該是啟程的時候,或許有天大家將在麗江的春天重逢,抑或哪個街角來場美麗的邂逅,反正生命的旅途誰都沒把握,如果真要訂個時間,那就訂在下一個二十年!! 就在你忘記我之前吧!!

 


 

P.S.是的 我在台北
城市是一個巨大的分母,乘載無限的故事。


【P.S.是的 我在台北】
這裡的故事沒有盡頭~
昇歌的主人公,常是你我生活中微不足道的邊緣角色,它可能是一隻小黃狗、有聽沒有懂的異鄉人,或是在街頭跳舞的小胖子;這些、那些眼角餘光也容不了的細碎人事物,卻透過陳昇一點一滴補完了我們喪失的靈魂。如果有天,我們放棄服侍欲望與喋喋不休的愛情呢喃,或許就能聽到這座城市彼端的歌聲吧。


16首歌組成一張城市脈絡的地圖
然後 大聲唱出來
【P.S.是的 我在台北】
昇哥這次回到了自己的城市,想聊聊住在這裡的人們以及整塊土地,16首歌沒有嚮導也無所謂,反正,就跟著歌聲走就對了。

 


 

Disc one:


1. 市民§引子
2. 拿起來放下
3. 自以為…是憂郁症§音樂綠洲
4. 老鼠萬歲
5. 巴西萬歲
6. 食蟻獸
7. 哥哥是英雄
8. 妹妹
9. 六張犁人


Disc two:


1. 自以為…沒大頭症§音樂天堂路
2. 舊愛七條通
3. 讀書的人
4. 來去廈門電頭毛
5. 啦啦…啦啦啦
6. 二十年以前(OT:Twenty Year Ago)
7. 小市民§終了

創作者介紹

馬來西亞滾石 Rock Malaysia

rockmalays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