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搞最大!玩最凶!來真的!

這年頭誰還跟你這樣搏感情?!

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嶽+羅大佑

 

[出發吧,撩落去與四大亡命之徒玩命大火拼!]

 

[縱貫線]SUPER BAND

 

2008/12/17聯手推出全新創作單曲:

亡命之徒

 

雄雄歌魂的狂飆決鬥,限期一年的生命首役!

 

出發吧!從臺北出發!我們的雌雄大道,他們的玩命之途!!

 

四個人,通常可以湊一桌麻將。

這四個人湊在一起,總共發行過近70張個人專輯、發表過快600首創作、爆滿過突破350場個人演唱會。這不僅僅是四個人加總出道逾86年的血汗腦汁資產負債表,在華語樂壇幾度驚濤駭浪驚魂未定的2008今天,這些驚人的統計數字,仍然每一天在華人世界的各個角落跳錶般的累計著

 

周華健才剛剛結束澳洲與蘇州的個唱,就已經在蘊釀年底從小巨蛋(臺北)與大舞臺(上海)出發的新巡迴,歌迷愛聽他更愛唱,除了字幕機,「演唱會從ENCORE後正式開始」也是他發明的。

 

李宗盛執抝地窩在工坊裡當吉他黑手,還真得給他抝出現在奇貨可居的Lee Guitar,眾所周知他的成功八成來自於他敬業的偏執,但誰想得到瓦斯小弟到情歌大師的傳奇,後面還有這一段手指磨出繭的拍案驚奇?

 

自由得讓人眼紅的張震嶽,不寫歌就騎車,不騎車就寫歌,慢活早就在他血裡流行了好多年,這兩年臺灣那些自行車才慢慢追上來,對他來說,「思念是一種病」不過是某一天騎完車寫的又一首歌,沒想到在內地怎麼真得變成一種傳染病??

 

至於羅大佑,這個孤獨的國王、這個華語樂壇裡宛如「伏地魔」三個字的名字,我們最近一次才在金曲獎上聽他用琴鍵頒佈聖旨。直到那個晚上,有些人才發現自卑原來可以讓自己那麼感動;直到那個晚上,很多人才突然發現:自己二十多年前被他養成聽歌的奴性到現在竟然還劣根著

 

加總出道八十六個年頭來,從你知道他們任何一個的名字那一天開始,他們以不同的形式固執著他們自己的固執,硬是走到今天。華語樂壇,強顏歡笑得一如今年金曲獎的HIGH不起來,他們只想搞HIGH一點;這個時代,輕薄得像一張衛生紙, 他們只想搞到硬起來,看是搖滾硬還是草紙? 今天,他們都想試試看「不可能」三個字比起四個硬漢加起來,到底那一個比較固執?!今天,他們都想試試看「不可能」三個字比起四個硬漢加起來,到底那一個比較固執?!

 

 

捨命推翻70張專輯+600首經典

創四紀A硬搞對撞/第一首原爆創作~”亡命之徒

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   

曾經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裡出現過好幾次 

對此 我並無更高明的解釋   

只是覺得  今天說不定是個合適的日子

我們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勢 用擅長的方式 

給人生 我們的

不管是一種告解  還是一份答辯詞

縱貫線SUPER BAND  成軍第一發

亡命之徒

SUPERBAND縱貫線【亡命之徒】

成軍第一發臺北演唱會主題曲

演唱+ 作詞+ 作曲+ 編曲+ 製作:  SUPER BAND縱貫線

 

聽我說 我原來有個夢 跟你高飛遠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頭

但是我 擁有化為烏有 忘記我們承諾 忘記曾經愛你愛的那麼濃

我不能帶你走 我犯了大錯 必須一個人走 必須扛下所有罪過

必須離開熟悉的街口 請你不要忘記我 這夜裡有小雨飄在空中

當我扣板機的瞬間靈魂早已賣給魔鬼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主幫我贖回 贖回我那一丁點的尊嚴

想起媽媽的臉 對不起這幾年 是否有機會再見你一面

媽媽我犯了錯 你會原諒我嗎? 我已經踏上了末路

別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裡還有我的藏身處?

我的兄弟 離我遠去我還傻呼呼的相信道義

所謂的人性莫非要用血和淚來換取教訓 不想再混下去

想說幹完這一票就不再撩下去   想著想著我的眼淚就流不停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呀  什麼關卡?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

曾經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裡出現過好幾次

對此 我並無更高明的解釋    只是覺得今天說不定是個合適的日子

我們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勢     用擅長的方式  給人生我們的

不管是一種告解還是一份答辯詞 人再有本事也難抵抗命運的不仁慈

這道理再簡單不過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愛並非不來

它只是被無預警的惡意的延遲

不要讓某個女人做的蠢事變成你自己與自己的爭執

 

 

為什麼 該有的都有還是覺得不夠 天呀  該不會是貪心的念頭

為什麼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夢  到頭來原地沒有動過

為什麼 萬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開心地鎖著眉頭  要向誰哭訴

為什麼 想去看場電影  該死的颱風偏偏選在每一個的週末

為什麼 這個世界上  就是有人窮得發瘋  有人富有 把鈔票當作了枕頭

為什麼 新聞裡鼻酸故事  只為了偷麵包給媽媽  充飢的小偷

為什麼 一百個為什麼  變成一千個 一萬個 十萬個 為什麼

為什麼 我想破頭寫不出個鳥 唸唸唸 我為了什麼

 

 

我們都不必在意未來的樣子

像是精神病患寫的詩?  或是煙花綻放的節日?

隨它去吧   我們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曳然而止

真理在荒謬被證實以前 都只是暗室裡的裝飾

只有當眼前亮起來了以後 才有機會彰顯它的價值 不是誰能決定的

該漫遊還是衝刺 我們都在海裡 我覺得我們像沙子

你說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出發啦  不要問那路在哪? 迎風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出發啦  不想問那路在哪? 運命哎啊 什麼關卡?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當車聲隆隆  夢開始陣痛 它捲起了風  重新雕塑每個面孔

(亡命之徒 可會全力以赴   是不是窮途末路  有沒有藏身之處)

 

夜霧那麼濃  開闊也洶湧 有一種預感  路的終點是迷宮

(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喘息在窮途末路 給我個藏身之處)

 

 

 

 

 

 

 

創作者介紹

馬來西亞滾石 Rock Malaysia

rockmalays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